未命名-3.fw.png
当前位置:首页 > 防邪知识

被戳穿的“全能神话”(图)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03日   文章来源:凯风河南网   作者:方圆

  

  提起全能神,也许会勾起很多对此陌生的人无限遐想:莫非真有一个神,可以无所不能?这样的猜想究竟对了几分?今天我们就来探一探全能神——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打造的“全能神话”。

  一个申请牵出一个男人

  

赵维山

  2001年6月,一个中国男人以“逃避宗教迫害”为由在美国纽约申请“政治避难”。经调查,此人名叫赵维山,自称“东方闪电”发起人。这不禁让世人疑惑,“东方闪电”是什么?赵维山又究竟是谁?他干了什么而被迫远走他乡?

  赵维山,1951年出生,黑龙江省阿城市永源镇人。原为境外渗入的邪教“呼喊派”骨干成员。后因“呼喊派”起了内讧,1989年赵维山带领一批成员从“呼喊派”分裂出来单干,起名“永源教会”。乍一看,“教会”两个字眼,莫非这是基督教?实则“永源教会”1991年就被当地政府认定为非法组织,并被查封,赵维山因此外逃。1993年赵维山逃到外地重起炉灶,拉起大旗又成立了“真神教会”,别名“实际神”。2000年,赵维山化作他名,靠一些不安好心的日本人到了东京,后又去了美国,在纽约成立总部,开始遥控指挥运作全局,统治领导这个邪恶的组织上演荒诞可笑又让人深恶痛绝的人间闹剧,致无数家庭因它支离破碎,无数性命因它走向灭亡。

  一本书引出一个女人

  

杨向彬及《东方发出的闪电》

  全能神,这个名字听着就牛呀。更匪夷所思的是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东方闪电”。要问来历,就不得不提全能神内部的一本经典教义《东方发出的闪电》。赵维山在发展“真神教会”期间,为控制成员就绞尽脑汁编造歪理邪说,创造了七个“神的化身”(即“全备”、“全荣”、“全知”、“全能”、“全权”等)。赵维山本人就是其中的“全权”,而“全能”是一个因高考落榜精神受了刺激,得了精神病的女子,名叫杨向彬。该女子求医不得好转,继而入了基督教,后又误入“呼喊派”,成为骨干分子。期间该女子病情不断恶化,时常对别人说自己做了奇异的梦,看到了非同寻常的东西,并讲一些乱七八糟的胡言乱语,说那是上帝的启示。于是一些好事之人就将她的胡言、呓语记录下来编成了一本厚厚的书,这就是前面提到的《东方发出的闪电》。一些愚昧不堪的人就信以为真,就这么一传十、十传百,遂神乎其神地奉其为“神人”,所说的疯言疯语编的书成了“神书”。这一点恰被聪明的赵维山所用。于是,在赵维山的故弄玄虚、精心包装和大肆鼓吹之下,这位女精神病患者便成了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女基督”,是“东方发出的闪电”,吸引众多不明真相的群众趋之若鹜。至此,全能神、“东方闪电”正式粉墨登场,开启了“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的疯狂虐杀模式。

  一个事件戳穿一个“神话”

  

山东招远麦当劳杀人案凶案现场及庭审现场

  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麦当劳杀人案震惊全国,邪教“全能神”一夜间浮出水面。当晚,六名全能神信徒在麦当劳快餐店中,妄图拉拢一店内就餐女子加入其组织,遂将该拒绝说出联系方式的女子暴力殴打致死。其邪教特征暴露无遗,“全能神话”由此被高调戳穿,犹如众目睽睽之下被扇了一大巴掌。

  全能神究竟用怎样的“全能神话”吸引众人为此着魔?全能神组织者本着为自己所用的目的,对圣经和教义采用移花接木,断章取义的方法,进行恶意的批判和取舍,逐步形成了一套系统的“理论体系”。将错谬的“教义”视为“神的话”,视为信仰的“最高权威”,像洗脑一样,传授给追随者,并对其进行精神控制,通过建立严密的组织体系、制定严格的规章制度来进一步控制成员。例如:组织者首先通过帮人干农活、介绍工作、推销产品、赠送钱财物品、替人还债等小恩小惠故意拉拢人心,欺骗一些人加入组织,此谓“拉人”;然后以信了全能神就能“有病痊愈,无病免灾”,能躲过“世界末日”等幌子迷惑他们,此谓“传福音”;随后像老鼠一样,组织秘密聚会,用近乎恐吓的方式传授“神的话语”,并威胁“神的话语”不容置疑,此谓“学经”;聚会时,唱着流行歌曲改编的低俗赞美诗,此谓“唱新歌”;还像精神病人一样大呼小叫、乱蹦乱跳,此谓“跳灵舞”;看一出出用低劣的演技演出的治病、驱邪、上帝显灵等闹剧,此谓“看神迹”。然而这一切都只是他们笼络、迷惑、控制成员的手段。更恐怖的在后面。组织者鼓吹“世界末日要来临,学习、劳动、存钱都无用”,怂恿信徒变卖家产上交“尽本分”、“避灾难”的“奉献款”,蛊惑信徒抛家舍业为其外出传教,甚至让子女辍学跟随组织一同修炼,欺骗妇女通过“过灵床”的方式来长功力,通过利用貌美女子色诱的方式吸引男性加入组织,教唆信徒有病不用吃药,阻碍其信教的亲人都是魔鬼,要遭灭亡。然而,一旦有人醒悟想要弃组织而去,他们就采取残暴的报复行动,如断指、断趾、断肢、剜眼、割耳等。由此可见,他们真正目的是谋取钱财、淫乱妇女、暴力伤人,以满足无限私欲,甚至制造社会恐慌,威胁、攻击政党。

  四川德阳的刘桦(化名),为了多缴“奉献金”,得到“神”的“重点保佑”,背着丈夫把其辛苦打工存下的12000元和向邻居亲戚借来的2万元都悉数上交全能神组织,亲戚邻居知道后,纷纷上门讨债,刘桦的老公只能带着儿子,背井离乡打工还债,致家庭破裂;1996年,江苏沭阳的全能神信徒万成彦为“全能神”献上“宝血”,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拯救世上万人”,用斧头将自己8岁的儿子王磊在熟睡中猛击致死,又将儿子手臂水平分开用铁钉将两只小手钉在一个自制的十字型架子上,还将一根长长的钉子钉进了儿子的脑门;2012年,陕西西安全能神信徒王涛相信妻子是“邪灵附体”,向妻子连砍十余刀,竟妄想“神”来临,等待妻子复活;2004年,湖北枣阳的全能神信徒靳丽娟在外听完祷告回来后,说“听到主的召唤”,拿刀割断自己颈部气管,经抢救脱离危险后不听医治,执意出院,导致病情迅速恶化,最终死亡:2011年,安徽霍邱的卢庆菊加入全能神两年后,想要退出,却被当时的“介绍人”威胁:“你要是不干了,神一定会惩罚你的,灭了你和你的家人,包括你的孙子!”卢庆菊为了不牵累家人投水自尽。

  全能神里非但无神尽是鬼,无所不能终是空。全能神话像肥皂泡虽然绚烂美丽却不堪一击,已被无情戳穿,望世人警醒,不再重蹈覆辙!

  

【责任编辑:松舟】

分享到:
11.7K
无标题文档

新闻资讯

大美河南

文娱体育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