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3.fw.png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往今来

古代镖局靠强盗“赏”饭吃

发布日期:2016年08月31日   文章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作者:

  财神新作《龙门镖局》开播以来,镖局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一个热点。在武侠小说和影视剧中,镖局都是江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镖头、镖师们常常只是跑跑龙套。历史上真实的镖局,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镖师见了强盗,双方就打作一团。无论是镖局镖师,还是绿林好汉,都是江湖中的“朋友”,因此更多的时候,冲突都能通过谈判化干戈为玉帛。

  武功、面子、资本,一样不能少

  对于镖局的起源,学者们至今存有争议。驿站通常被认为是镖局的前身,不过驿站只为官府提供服务,普通老百姓是没有权利使用这个“公共资源”的。到了明末清初,商品经济逐步发展起来,各地商人间的生意往来越来越多,结算的数额越来越大,那么一个山东老板要买一大批苏州的丝绸,怎么实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呢?只有依靠镖局,让他们把银子拉过去,再把货物运回来。

  一个镖局通常包括老板、总镖头、镖头、镖师、掌柜、趟子手和杂役。很多时候老板兼总镖头。他们通常是名震一方的江湖大佬,不仅武功好,人脉也很广。镖局的生意固然是刀头舔血,靠镖师们的一身武艺讨饭吃,但走江湖总不能见人就打,不然双拳难敌四手,早晚要栽在强盗手上。所以走镖时还是要靠总镖头的面子,让绿林好汉自动退避三舍。

  要想开镖局,还有一个重要的条件:资本。你要是没有足够的固定资产或者银行存款,万一你保的镖被强盗劫了,镖局赔不起,那么雇主的货物不就打了水漂吗?镖局没有一个阔绰的门面,雇主也不会让你来保大额的镖,怕镖局把货物一收,来个监守自盗。有一间大门面就让雇主心里有了底,因为“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所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开镖局的镖师们大都是同门、亲戚或同乡,这样一旦遇到强盗,也能同心协力,不会有人自顾自地“风紧扯呼”(黑话,意为“事情不妙,赶快逃跑”)。金庸《书剑恩仇录》里的镇远镖局,总镖头王维扬人称“威震河朔”,有道是“宁碰阎王,莫碰老王”,除了红花会这种有政治目的的帮会外,自然不会有强盗不要命地来劫镇远的镖。王维扬是八卦门的创建者,手下镖师都是门下弟子。

  镖师们只有一身武艺也不行,走镖时出门在外,武艺不能当饭吃。镖局的规矩,镖师的基础技能是“三会一不”。古时候没有谷歌地图,没法精确地制定行程,在饭点的时候恰好能走到一家饭馆,所以埋锅造饭的本领一定要有。一趟镖从南走到北,或许就是几个月,脚下不能没有一双合适的鞋,那么修鞋是要会的。第三个要会的是理发,路上风尘仆仆,到了一个地方,要是没有点“化妆”的本事,还不让人小瞧了?

  这个“一不”说起来有点可笑,竟然是不洗脸。塞外气候恶劣,不是严寒、酷暑,就是沙尘飞扬,所以不洗脸就成了对皮肤的一种保护。我们在电视剧上看到那些“走西口”的生意人,身穿皮袍,一个个灰头土脸,也是这个道理。

  镖局业务按任务分,有行程镖和看家护院镖,行程镖又有水路镖和旱路镖;按所保类别分,有银镖、货物镖、人身镖和信镖;按时间分,则有年镖、季镖、月镖和短期镖。商人选定镖局的一项服务,先要到镖局签合同,说好押运的东西是什么,规定好这趟走下来,付镖局多少“镖礼”;从什么地方出发,到什么地方交货,路上需要多少天——路线一定是选总镖头朋友多的那条;万一货物在路上有什么闪失,镖局要赔偿多少,一项一项都要在合同上写清楚。山西平遥的著名镖局“同兴公镖局”的行情是,每保一万两白银的镖,收50两白银的酬金。此外,依据路程不同,还要按里数计价。

  同兴公镖局接过一笔镖局史上最大的买卖。八国联军进京后,慈禧和光绪匆匆西逃,曾将93万两白银交给同兴公镖局,让他们押往西安。办完这趟皇差后,老佛爷亲赐了一块“奉旨议叙”的匾额。

  镖局收的“镖礼”不少,不过镖师们的工资却不很高。镖局给镖师保食宿外,每月发给四五两银子,年底时还有分红做“年终奖”。镖师们到达目的地后,雇主如果给一些小额的打赏,就是难得的外快了。

  强盗给镖师“赏”饭

  行军打仗,帅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保镖也是一样,镖旗就是镖局的象征。同兴公镖局的镖旗是三角形红旗,黄布镶边,旗边上有九个边鳍,意为“镖走华夏九州”。在旗面边上有一个白边空心圆,上面写着一个黑色的“王”字,说明这是王正清家保的镖。王正清擅使一条大枪,与形意拳宗师李洛能、八卦掌宗师董海川和太极拳宗师杨露禅齐名。走镖时,同兴公的镖旗挂在镖车上,就是知会一下道上的朋友,让他们掂量下自己有没有抢镖的实力。

  为了壮声势,镖局在走镖时还要喊“趟子”,也就是口号。喊口号的伙计被称为“趟子手”。“合吾”二字为各个镖局走镖时所必喊。乾隆年间的“神拳”张黑五,被尊为镖局业的祖师爷,“合吾”就是“黑五”的谐音。

  在梁羽生《鸣镝风云录》中,洛阳虎威镖局的趟子手在走镖时喊:“虎啸中州——虎啸中州!请江湖朋友借道!”其实喊趟子也是有学问的,真正厉害的镖局喊“威武镖”,一张口就是什么“我武唯扬”,摆明不给绿林兄弟面子。敢这么喊趟子的,普通强盗也不敢惹。最常见的是“仁义镖”,镖旗下半旗,摆出让绿林朋友“赏”饭吃的客气状。还有就是不喊趟子的,镖师们为了不惊动某地的大盗,就会收起镖旗,悄悄过去了事。

  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镖师们在路上是加倍小心的。马志明、黄族民的相声《大保镖》里说,保镖的兄弟俩觉得“住店更不安全,咱是连夜而行”,这是犯了镖局的大忌,因此活该他们倒霉。镖局保陆路镖,为了安全起见,夜间能不赶路就不赶路。打尖住宿前,要先看看店里有没有诡异的人盯梢;再逛逛厨房,闻闻有没有蒙汗药的味道,以防孙二娘的黑店。镖师们的行业守则中有一条特别规定:远离妇人,就是把女的都当坏人来防,不要中了人家的美人计。

  镖师、趟子手们疲劳了一天,但也不敢麻痹大意。镖车上挂着灯笼,值班的镖师在夜里只要看到灯笼动,就知道是有强盗动手,呼喊“哈武”二字,招呼同伴御敌。等到天明起镖的时候,镖师们还要一一检验镖车,确定货物完好无损后,才能上路。

  镖车走在路上,收买路钱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官府设的关卡,给差役塞点红包,也就过去了,但碰上另一种就没这么简单了。侠客是单干户,自由自在地除暴安良、快意恩仇;镖师就不同了,他们服务于镖局,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镖师们见了拦路打劫的强盗,首先想的不是怎么把土匪们打得落花流水,然后绳之以法,而是要尽力“化干戈为玉帛”,把货物平平稳稳地护送过去。

  镖师们赶着马车,押着货物走在路上,突然见路上挖了坑,或者撒上了打仗时用的铁蒺藜,就知道前面有道上的朋友讨生意。这时主事的镖头就会让镖师和趟子手们把镖车围成一圈,等着强盗露面。拦路抢劫的人从山林中现身后,镖头上前搭话前,要放下武器,以示没有恶意。

  如果这强盗也是混江湖的,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菜鸟”,见面要问:“吃的谁家的饭?”镖头要答:“吃的朋友的饭?”强盗又问:“穿的谁家的衣?”镖头再答:“穿的朋友的衣。”没有人拦路抢劫,就不会有镖局,所以镖师们的衣食都是强盗朋友“赏”的。镖局方面一切客客气气按“规矩”来,强盗也不好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杀过去。双方一套关系,或者是同乡,或者各自门派间有瓜葛,没准儿就互道一声误会,就交上了朋友。

  也不是所有的强盗都守规矩,要是镖师遇上“硬茬”,说一句:“朋友听真,我乃线上朋友,你是绿林兄弟,你在林里,我在林外,都是一家。”强盗回一句:“不是一家。”镖师这时也还要耐着性子,再说:“五百年前俱是不分,是朋友吃肉,别吃骨头,吃骨头着别后悔。”要是强盗还不走,那镖师就没辙了,喊一句:“众家兄弟一齐打响,哈武。”这就要手底下见真章了。

  即使万不得已,镖师和强盗动上了手,双方也都留有余地,不会拼个你死我活。大家吃的都是江湖饭,低头不见抬头见,一旦打个头破血流,结下了梁子,以后就不好见面了。如果绿林朋友给面子,肯让出一条路,那以后这些强盗到了镖局的地头上,镖局也要予以招待和帮助。

  除了押镖以外,看家护院是镖局的另一个主要业务。镖师当保安,也要严守行规,比如不能进住女眷的后院。夜间,镖师坐在屋子里面,一听到什么风吹草动,纵身一跃就能来到院子中。镖师这时就算看见了盗贼,也不能抄兵器就冲上去,还是要先照江湖规矩说道一下:“有挂住池,拉杆靠山的埝上有朋友,不必风摆草动,能可远采,不可近寻,埝上朋友听真,你若不仁,别说我不义,是朋友顺风刮去。”强盗问:“你靠的哪座山?”镖师答:“我靠四大名山。”盗贼问:“何为四大名山?”镖师答:“朋友义气为金山、银山,我看朋友重如泰山,相会如到梁山。”对话落在江湖义气上,普通的盗贼或许就此走了,镖师三言两语就保了雇主家的平安。

  科技冲垮了镖局

  历史上真实存在的著名镖局,除了上文说到的山西同兴公镖局外,还有会友镖局、昌隆镖局、广盛镖局等。会友镖局的创始人宋彦超,以一套“三皇炮捶拳”享誉武林。他早年投身“神机营”,被授以五品顶戴。后来在北京前门外粮食店街创办“京都会友镖局”。他们曾接过李鸿章家的业务,帮李中堂看家护院。镖师李尧臣自创“无极刀法”,亲手训练出了二十九路军的大刀队。

  创建昌隆镖局的人左昌德也是大有来头。左昌德年轻时和玉永镖局的总镖头张德茂学习绵掌,后在杭州创业,开办了自己的镖局。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昌隆镖局为江苏巡抚押运苏绣“七禽图”到北京,进贡给皇帝,左昌德得到御赐黄马褂一件、镖旗一面的赏赐。有了这一层关系,不管是各地的官府衙门,还是绿林上的好汉,谁要是为难昌隆镖局,那当真就是“太岁头上动土”了。镖局与镖局间是同行,但不是冤家,江湖上还是义气为先。有一次,同兴公镖局走镖时丢了东西,王正清请左昌德出手相助,最后找回了货物。

  山西祁县广盛镖局总镖头戴二闾人称“神拳”,在电视剧《乔家大院》中,乔致庸曾请老英雄出山,一同对付刘黑七。戴二闾武艺之高,从一个故事中就能看出来。江湖规矩,不管是什么镖局,到了“武术之乡”沧州,都不能喊趟子,否则就有关公门前耍大刀之嫌。有一次,广盛镖局押镖到了沧州,一个新入行的趟子手不懂规矩,就喊起了镖局的趟子。沧州功力拳宗师尹玉文等三人听说后,就来找戴二闾,让镖局给个说法。戴二闾好话说尽,沧州的几位武林人士就是不肯讲和,执意要向戴总镖头“讨教两招”。戴二闾无奈之下,只好出手,将三个人一一撂倒,扬名沧州。

  在清朝中期,镖局的生意一度十分红火,由于镖师们的传扬,武术也得到长足发展。镖局走向衰落有三个决定性因素,一个是票号,也就是早期银行的兴起,让生意人不必再把成箱的银子打包运输,只拿一张银票,就能在各地提取现银。其次,现代交通工具兴起,光绪二年(1876年),英国人修建了中国第一条运输铁路——淞沪铁路,其后唐胥铁路、京张铁路相继开通,镖局从陆路押运货物的生意急转直下。第三,晚清以来,刀枪剑戟这些传统兵器开始被历史淘汰,江湖逐步瓦解,武术与义气成为小说情节。

  道光十年(1830年),广盛镖局的关张为镖局敲响了警钟,光绪、宣统年间一批镖局倒闭。同兴公镖局比较厉害,一直坚持到了民国三年(1914年),终于还是无力对抗潮流,结束了半个多世纪的经营。镖师们除了一身武艺,也不会其他的技术,失业后就都改行做了专职护院——保镖。

  本文原载于《国家人文历史》2013年第18期

【责任编辑:安静】

分享到:
11.7K
无标题文档

新闻资讯

大美河南

文娱体育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