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3.fw.png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往今来

清代银库库丁肛门纳银那些尴尬事儿

发布日期:2016年08月31日   文章来源:新浪网   作者:

  在清代,户部负责掌管全国税赋、财政。户部的官员以银库郎中收入最好,三年一任,任满贪者可余20万,至廉者也能余10万,其下司库、书役等人也无不肥美。这些职务皆由满族人充任,无一个汉人。其中库丁是银库各种差役中收入最丰者,库丁亦三年更替,亦皆为满人,虽有汉人,必是冒名顶替的。役满,每人可余三四万银两不等。户部各差何以有如此之多的积蓄?那就是当官者贪污受贿;当差役的暗中盗窃。

  每届点派户部银库库丁就是满尚书及尚书左右受贿的好时候。一个库丁名额需行贿六七千银两,贿托既定,然后满尚书坐户部大堂上,像舞台演戏一样,点名宣布,入选库丁皆叩首称谢。每名新入选库丁进大堂必有拳师数人保护,原因是那些没钱行贿的会纠集一伙恶棍、地痞,乘其不备将他们绑架软禁,对他们并不伤害,只使他们误了卯期(点名时间),然后再释放。因一误卯期,就需另点,所以被绑架者必然在未过卯期时,设法凑钱取赎,当官的也不敢追究绑架者,不然就有更大麻烦,这叫做各有各的生财之道。同治光绪年间当过户部尚书的景濂,一次在点派库丁时,发现其中一丁被人绑架,景濂也甚识时务,视若无睹,不发一言,随即宣布退堂,明日重点,这是为使被劫持者有回旋的余地。

  库丁每三年点派一次,每次只选派40人左右,这四十人就成了银库的搬运工,也就为今后的盗银铺平道路。

  银库在管理上不可谓不严,为防偷盗,银库库丁入库时皆由大堂上公案前鱼贯而入。无论寒暑,皆需脱光衣服,赤身裸体。入库后,有官制的统一衣服供库丁穿着。下班时,仍需裸体而出,一人一人从公案前走过,两臂平伸,两腿微弯,不准并拢,口需作鹅鸭叫声,以表示口中并无偷藏银块。表面看来,库丁确是无从下手,但他们却另有一套长期训练出来的盗银技巧,那就是用肛门藏银。

  库丁大都几代相继充任,皆从少年时就接受训练。初用淫器试探肛门,继用鸡蛋抹麻油塞之,再渐次改用鸭蛋、鹅蛋,年长日久,则肛门加大,最后用每粒十两重的铁丸试塞,能塞十个左右者就算大功告成。据说此中高手,能一次夹重10两的江西圆锭银十枚。不过能夹十枚的毕竟少数,但夹六七枚的却很平常,每次就可偷出白银几十到百两。库丁所盗之银大多为江西圆锭,因为江西圆锭光滑无棱角,俗称“粉泼锭”,容易塞入肛门。

  库丁肛门纳银,带出库房,这只是完成偷盗的关键一步,还不能算到手,如何带出大门,还是个问题。库丁赤身裸体出库房之后,需到距库房一箭之远的小屋中穿衣服。这间小屋裱糊工整,门户严密,屋外距窗二尺处以木栅围护,以防人近窗窥看。库丁就在这间小屋中卸下所盗银锭。

  库丁们盗银巧妙,运出之法也巧妙。因京城平日风沙很大,尘土飞扬,故每逢库期,必备清水洒尘,盛水用的水桶就是最好的运输工具。这些小水桶的桶底皆做有夹层,盗来的银锭都装入夹层之中,然后从容挑桶而出。库丁盗银也并非次次成功,偶尔也出过差错。祁世长尚书就曾见一挑桶库丁桶底脱落,银锭撒地。祁尚书不得不锁拿几个库丁,准备于次日奏参严讯,当夜有几个熟人劝他说:“此事假如成了大案件,您的身家性命可就难保了,这些库丁都是亡命之徒,他们拼出一个人承担死罪,半夜杀死您,则您何处呼冤呢?”祁世长也就含糊了事,不了了之。

  银库开库堂期每月九次,还有加班堂期多少不等,一般说来,累计每月总有十四五次,或收或放,出入累千累万。每个库丁每月不过轮班三四次,每次进出库房七八次少则三四次,每次以夹带50两计,四次就有200两了,月轮三期则可带600两,何况一般还不止此数,因而三年下来,数目就颇为可观了。悲哀的是,这些库丁到了晚年,个个患了脱肛痔漏之症,无法安享偷来的财富。

  

【责任编辑:安静】

分享到:
11.7K
无标题文档

新闻资讯

大美河南

文娱体育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