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3.fw.png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往今来

小县令花一万文买鸡蛋,给后世留下一个成语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13日   文章来源:今日头条网   作者:

  夏侯彪之唯一为人所知的身份,就是唐朝益州新昌县的县令。他刚到新昌县上任,就紧急召见了一个老资格的乡官,问他:“咱们这旮旯,一文钱能买几个鸡蛋哪?”乡官以为县太爷关心老百姓的“菜篮子”呢,于是伸出三个手指,笑答:“三个。”夏侯彪之点点头,派人取来一万文钱交给乡官,说:“这是一万文钱,烦老兄帮我买三万个鸡蛋。”

 

  乡官接过钱,惊疑交加,惊的是县太爷买东西还真给现钱,疑的是他要这么多鸡蛋干什么?夏侯彪之神秘地一笑,说:“这鸡蛋我不急着要,烦老兄再帮我找些抱蛋的母鸡,孵出三万只小鸡,几个月后长成,一只鸡卖30文钱,这样不到半年,就能收入30万钱了。”

  这位彪哥真是位投资奇才啊!几个月的时间,一万钱变30万钱,这样的投资回报率,恐怕连巴菲特都要汗颜。而且,彪哥的投资几乎是“零风险”。当然,这是就结果而言的,在投放过程中遇到的风险绝对小不了。

  先说正常损耗吧,三万个鸡蛋,运输时难免磕磕碰碰,能送入母鸡怀抱的肯定少于这个数。而到了抱蛋的环节,就算母鸡们个个卖力工作,谁敢保证所有鸡蛋都能孵出小鸡?孵出来的小鸡,到底有多少能长大成“鸡”,并进入市场以彪哥的定价销售呢?

  三万只鸡的饲养量,即便在今天,也是一家中型养鸡场的规模。再不幸赶上“禽流感”,那彪哥岂不要血本无归?

  这笔账傻子都会算,何况彪哥这样的精明人?乡官自然也会算,可他除了傻傻地答应帮忙外,不敢说半个“不”字!

  这事说定后,彪哥心满意足地呷了口茶,又开口了:“咱们这旮旯,一文钱能买几棵竹笋哪?”乡官心里“咯噔”一下,缓缓张开五指,嘴里嗫嚅道:“五棵。”“那好!”彪哥一拍大腿,又摸出一万文钱给乡官,让他帮忙买五万棵。这竹笋我也不急着要,仍要麻烦老兄帮我养在林子里,等秋天长成竹子了,我再派人按每棵10文钱的价钱卖掉,就又有50万钱了。”一听这话,乡官彻底傻了。

  彪哥还真是会做生意,一鸡一竹,投资两万文钱,不到一年翻了80倍,投资回报比惊人啊。

  这些故事出自唐人笔记,还留下了一个成语叫“抱鸡养竹”。乍看去像是“囊萤映雪”“悬梁刺股”之类的奋斗故事,其实说是“投机取巧”“贪鄙成性”更合适。原因很简单,夏侯彪之是官,在一县之内他就是老大。老大一不加税,二不受贿,自己搞点“投资”而已,谁敢不让他赚钱?

  不过话说回来,彪哥能有今天,也相当不容易。为了进入官场,寒窗苦读自不必说,就连中了功名之后,也要继续看人脸色。彪哥在京城待业时,主管职位分配的是吏部侍郎(相当于人事部副部长)杨思玄,此人是皇亲国戚,平常傲气得很,从没给过候补官员们好脸色,对看不顺眼的人,他还极力排斥,众人都敢怒不敢言。后来,彪哥一纸诉状把杨思玄告倒了。

  一个候补公务员,居然敢告副部长,而且还告赢了,彪哥这脸可露大了,连宰相都幸灾乐祸地说:“一彪一狼,共着一羊,不败何待?”

  把彪哥这两档子事放在一起看,就有点意思了。无官无职的时候,他痛恨强权,顽强地与之斗争,可是一旦乌纱帽戴在头上,他就摇身一变,又成了强权的代表。

  要是彪哥眼光再放远一点,他的“钱途”可谓不可限量。他完全可以投资各种类型的养殖业,买羊羔卖肥羊,买鱼苗卖鲜鱼……全县老百姓都来“帮忙”,众人拾柴火焰高,假以时日没准他还能整出个“大托拉斯”来呢!

【责任编辑:安静】

分享到:
11.7K
无标题文档

新闻资讯

大美河南

文娱体育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